鹄晌月江

“即使半山腰也自由且烂漫。”
各方面摆烂,杂食,热爱挖坑痛苦填坑,随缘更新,被贴贴的话真的会开心到炸烟花。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7

发出咕咕的声音(心虚)。


【柳生比吕士:94】   
【仁王雅治:90】   


汗水沿着湿稠的额发缓缓滚下,绫生不露声色地抬眼。   
少年一个身姿笔直,衣着举止都透着一丝不苟的作风,一个常弓着背,就连笑意也像是在阳光下浮起的彩色泡泡,梦幻易碎。 
任谁能想到这两个看似性格迥异的人会是合拍的搭档呢? 
 
小林千花匆匆忙忙地挤出人群,慌乱把水和糖果递给她。“绫生绫生!人太多了我……”   
绫生接过水,笑盈盈地表示谅解。 
她心里很清楚是因为什么,乙游所设定的,不可逆转的套路...

非典型王少爷生存指南(下)

心血来潮的产物,OOC预警。


自己也不知道的文体,狗血玛丽苏完事。


ABOall耀,不太会标tag,cp含量少的就没标了,文笔渣逻辑死别敲我。上文 戳这里。


18.  


亚瑟发来问候的讯息。

  
王耀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对着屏幕删删减减组织语言的模样,抿着唇忍不住笑意。

  
他回了句还好,把手机塞回被窝。  
  


19.  


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王濠镜,那时候王耀的药剂正打到一半。他一个哆嗦把...

一些好笑的英语翻译

拟声词杀疯了属于是,奇怪但合理看得懂。


兔子 rubbish(乍一看居然没问题)

兔子撞死在树上The rabbits duang in a tree and die.

地荒凉了 his field was dead

养一群羊=have yi qun sheep

揠苗助长the man hate the plant growth slowly(长快点!钢铁不成钢ing)......

[丝路组/天然呆组]国设联想

一些读古诗时的联想,可能会有偏差。


[丝路组]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天然呆组]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非典型王少爷生存指南(上)

心血来潮的产物,OOC预警。 
 

自己也不知道的文体,狗血玛丽苏完事,本章好茶含量高。


ABOall耀,不太会标tag,文笔渣逻辑死别敲我。可以的话gogogo!
 

全文1w+完,下文 走这里。


1.  


在任何人眼里,王耀都毋庸置疑是个omega。  


王耀爱哭,也总是哭。  


但他只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哭,静静的,把声音往咽喉里挤,只余眼尾泛红的一抹颜色。  


  
2.  


西城王家在上流圈子里处于一个不上不...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6

中考加油,祝大家,也祝我。


“绫生!” 
小林千花远远地看见她,从大门口跑来。 
绫生半挽住少女的手,温声应着招呼。 
 
小林千花算是她在东大的第一个熟识,而不是游戏里的“渡边绫生”。 
总是热情洋溢的少女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明明白白地表现出对美好事物的喜爱向往。 
因为游戏系统的作用,她没有对许久未回校的渡边绫生产生什么疑惑。 

曾经绫生在大一入学报道后,选择了出国,一直没有掀起什么风浪。 
大概也是柳莲二他们未曾发现的原因。   
绫生微眯着眼,完成一个弧度。 
夏日渐近,淡金色的...

【all耀】记一个小长篇脑洞

我流万人迷耀耀,插满单箭头不翻车,逻辑死别捶我,演的成分居多应该不沙雕(?),我土狗我就好这口。

要素:美强惨,系统,心机美人,娱乐圈…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考完试写!有老师写也请务必戳我,饭饭,饿饿。


耀耀是意外得到系统的心机影帝,系统给他的任务是和???谈恋爱。

耀耀不知道是谁想着说干脆都试一遍吧,结果发现对象候选个个有联系,这不得翻车?

心机美人怎么可以翻车,于是戏精耀耀手动给自己摸了个剧本出来。


心机婊气海王✘

美强惨全员白月光✔


耀耀和晓梅是父亲为爱脱离家族后的爱情产物,结果父亲去世后母亲就离开了。

好在留下的家产够两个人安稳富裕度过一生,耀耀就一个人把晓...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5

过渡章。


月光清泠,覆在灰白的水泥地上薄薄的一层光纱,灰雀拖着长尾,咕鸣着掠过地面。

渡边绫生走在前头,或许一时兴起同时约出两人,如今又似乎专门给他们留下谈话的空间。

柳莲二和幸村精市并排走着,不远不近,重逢欢聚的喜悦却蒙上奇异的沉默。


外人看来都有些温和克制的两人,柳莲二实际上很清楚他们的差异。

曾经的立海大网球部部长从不掩饰他的锋芒,攻击性不会因柔和的五官与神情减少半分。

幸村笑着与他叙旧,面对这般局面看上去从容淡定。


眼帘轻垂,路边明暗不定的灯光打在笔记本上,关于一些未知事物的数据若隐若现,他抚平褶皱。

心里无奈的叹息,一如那长久无声的岁月。

——这可真是…......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4

这章大概就是,脑子:柳君、村哥,手:海带


熟悉柳莲二的人都知道,他习惯随身带着一本笔记本。性格沉稳的少年更乐于用理性的数据记录说明一切。

里面大多记录着关于各数人的网球数据和性格特征,即使从立海大毕业了,他也依然保留着这个本子。

记忆不会随着时间的风沙被吹散,它在泛黄的书页上留下碳墨,无声诉说着那段时光。


没有几人注意到的是,他身上还携带着另一个本子。大约从国二开始记录的时间,直至后来几年间近乎崭新的空白。

与素来严谨的风格截然不同,一些看上去杂乱无章的百分数,并不熟悉的人名,最后逐渐成为独属一人的痕迹。

——关于渡边绫生。


少年时期或多或少会有关于理想型的预测和幻想......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3

人影交错,灯火阑珊。

渡边绫生姗姗来迟,扫了眼拥挤的人群。


她抱着一捧葵百合,花瓣上挂着水珠裹着花粉轻轻曳动。

少女倚靠在礼堂的门框上,眼睛望向前方的舞台。


墨绿色的恐龙正拿着网球拍把女巫打趴,匆忙团起网球做的珠宝跑进后台,却因为脚步过于笨拙,跑起来时尾巴拍打在地上发出响声。

女巫看着他离开,默默坐起来,摘下帽子,又摸出一颗明黄色的网球。

她看了半天,最后带着几分嫌弃地把“宝物”揣进口袋里。


——这什么宝物这么掉价,竟然是由一只笨蛋恶龙守护的。

她动作间无不透露出这个意思。


本是俗套的童话剧情,偏生他们演得认真,倒也诙谐有趣。

台下有一瞬的失语,而后又悄声窃......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2

他们也没有多少单独相处的时间,切原赤也就被抓去排练了。 
绫生看着那只笨重的恐龙慢慢消失在视野中,转身走上相反的方向。 
 
天色近晚,这时薄暮的颜色总是显现出一种热烈的温柔。火红的云彩艳烧到天边,渲染成一片金黄,余晖被徐徐微风吹向整个立海。 
 
她漫不经心地提着路过时一个学妹送的灯笼游逛,道路两边挤满了学生们摆的小摊。 
刚把特色糖果摆放好的女生抬头,便看见自己的摊位上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绫生停在她面前,很感兴趣似的拿起一颗绿色的糖果,在灯笼的红光下泛着诡异的光。 
 
“那...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1

“所以,游戏里的时间也已经过了四年。” 
“现在‘我’已经升入大学,与他们淡了联系。”少女睫羽微垂,扫下一片浅淡的阴影。碧色的眼眸里光影错落,掩去些许异色。 
脚步停下,课间正匆促准备海原祭的三年级生好奇地回头看。 
 
她没有穿上立海的墨绿色裙装,或者说渡边绫生根本就没得穿。 
这游戏的人物形象是根据她的实际情况设定的,四年时间,她国中时的校服早已不能穿了。而后来她因为退游便没有选择直升立海大,自然也没有新校服。

一行人经过时悄声讨论道。 
“是已经毕业的学姐吗?” 
“不知道,好像...

[网王]攻略失败也会遇到修罗场

渡边绫生是一个通关即遗忘的乙女爱好者,一打通所有HE结局后就迅速跑路。 
 
四年前她打开了一款叫做《立海恋爱物语》的游戏。 
 
在抱着试图攻略成功迅速跑路的心态踏进立海大后,绫生发现——她居然只能攻略下一个海带头笨蛋! 
 
其他攻略对象的好感到90%上下就再也不动了,她一气之下直接弃游投入新男人的怀抱。 
 
结果某一天一不小心重新点进游戏,渡边绫生穿!越!了! 
 
系统告诉她要攻略全员才能回家,绫生看着眼前一排的90%陷入了沉默。 
 
“好久不见。” ...

文野/和ta的购物体验

1.太宰治

青年不紧不慢地跟在你身后,把不同口味的蟹肉罐头扔进购物篮。

“太宰君,”你无奈地回头看他,对上青年略显无辜的眼神,“今天的量已经超出了哦。”


伸出手把几乎覆盖整个表面的蟹肉罐头摆回货架上,中途被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拦截下来。

“小姐不愿给我开个特例吗?”鸢色的眼眸微微下垂着,太宰治总是擅于利用自己的容貌优势,碎发后却藏着、漏洞般的从容笑意。

“太宰君,”声音漫上了警告的意味,你笑容端庄温柔,“你应该不想在接下来一个月里品尝鲱鱼味的蟹肉大餐吧。”


他从善如流松开你的手,若无其事地接过购物篮:“小姐也辛苦了吧。”

你冷酷无情的揭穿事实。

“太宰君,请不要试图把它们藏...

文野/我的古早乙游哪里不对

1.太宰治

[一片拥挤的人群中,你手里的茶水撞上男人的大衣,留下一片褐色茶渍。]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鸢色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你,“要和我一起殉情吗?”

你:?好像不太对劲。

你试图把剧情方向拉回来。

“非常抱歉,太宰先生。”你歉意地挤出一滴三分柔弱三分惊慌四分坚强不屈的眼泪:“我……务必让我赔您一件衣服!”

接下来就应该走“你不接受我的道歉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的剧情套路了。你满怀信心准备背出小白花女主的专属台词。

“好哦~”男人声音轻快,“看在可爱的小姐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给你打个八折。”

“请问刷卡还是现金?”

你:???

于是你含泪在港口Mafia...

[涉江cb向]是清明

*涉江cb向,私设多多,BE

*涉江认识前提,顾问时期


1.

津岛信也睁开眼睛。

手机亮起,显示日期。

[4月5日]

[备注:有一个人说今天在他的国家是个特别的节日,你记得吗?]

是清明。


2.

“我们那边清明节有吃青团的习俗,”少年笑着将手里的青团递给他,暖棕色的眼眸明亮清澈,“第一次做,请津岛先生品尝一下。”


3.

面色苍白的青年终于记起吃早饭这回事,他慢悠悠地晃到餐厅,却看到餐桌上空空如也。

……?津岛信也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难道有聪明的小老鼠把它们叼去投喂可怜的辛度瑞拉吗?

他恹恹垂下眼,选择直接去警视厅开始新一天的打工。


4.

茶水间也没...

网王/想见你

1.立海大.柳莲二

“莲二。”你趴在窗台上,哈出的热气氤氲上玻璃,将外面冰雪雕饰的景物给模糊掉。

手机随意地放在窗边,你用手指轻轻在一片白气中描绘出他的名字。宛若撒娇的呢喃透过丝丝电波,爱语是朵朵缀在心间的洁白雪花,纯粹自然,汩汩流淌的雪水于心间留迹。

“想见你,想见你,”你不厌其烦地倾诉溢满的思念,“莲二?柳君?”期待着又失落,心知无可奈何。


电话那头传来微不可察的叹息,少年清润的嗓音隐含纵容的笑意。

“如果你现在低头,见到我的几率是100%。”你惊喜向下看去,透过一片水雾中名字的印记,少年欣长的身姿在雪中伫立,仰面看向你,唇角笑意淡雅温和。


你跑下楼,奔进他的怀里。丝丝...

网王-当你与他告别

可恶这个系列怎么还没写完(捶桌子)

哦原来是因为我太慢了(哽咽)

结束了结束了虽然它真的很短小。

本来想写菊丸猫猫的但我真的榨干了(躺)


6.立海大.切原赤也

“学姐——”他远远地向你跑来。

那双绿松石般的眼眸,急切,恼怒。

“学姐怎么能趁着我训练偷偷跑掉?!”

切原赤也这么理所当然地站在你面前,气鼓鼓地控诉。

他跑得鼻头泛红,眼瞳也湿漉漉的,像条被跑下的小狗固执地看着你。


你若无其事地低头踢开脚边的石头,笑吟吟地问他,若有所指。

“赤也怎么跑出来了。”

“不怕被铁拳制裁了吗?”

那双往日慌乱飘忽的眼睛此刻却直直注视着你。

灼热,明亮,像接近正午的艳阳。...

【红黑手书】是风动

是无脑自嗨产物

第一次写手书

BGM:是风动

刀子武警(大概?)

是放假前的 手书脑洞 


》》》


若非万种飞烟都过眼

那个黑发绿眼的、被他称作母亲的女人在玄关步履匆匆,随手拎起钥匙,头也不回的离开。

【妈妈晚上有个实验要盯,想吃什么自己叫外卖。】


怎会迷恋巫山的那一片

餐桌的百合花边,不苟言笑的科学家僵硬的勾起一个温柔的笑,拿惯试管的手小心翼翼的切开蛋糕。

【十四岁生日快乐,阿涉。】


若非海枯石烂相看两相厌

烈火吐出了险恶的长舌,一瞬间吞噬了冰冷的钢筋水泥,不知道怎么炸开的玻璃渣下雨似的碎了一地,但佐川涉没有听到一声爆鸣。

他先是...

存个手书脑洞

是风动 红黑夹缝生存指南
预计寒假写

网王-当你与他告别

4.青学.越前龙马

你站在网球场外,等他结束比赛。

夏日的凉风格外偏爱你的少年,汗珠沿着墨绿色的发丝下坠,映射他温暖骄傲的琥珀色眼眸。

天气晴好,你忍不住眯了下眼。


芬达滑过口腔的感觉,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甜腻和轻微的刺痛。

一件外套突然罩在你的头上。

“前辈就不会站在树荫下吗?看在芬达的份上,外套借你挡一下。”

龙马从你手中结果葡萄味的芬达,喝了一口后,有些漫不经心的问。

“前辈下一场会来吗?”

“比赛……还不错吧。”他张扬恣意地笑着,阳光下他眼眸中的热爱闪闪发光。

你只是眨眨眼,笑着看这个平日里话不多的少年此刻向你分享他的所爱。


“所以说……前辈还真是过分。你...

网王-当你与他告别(接上篇)

3.四天宝寺.白石藏之介
满山满谷乳白色的雾气,枸椽花的清香,梅和枳的清香,像流动的浆液,能把人浮起来似的。
下巴搁在栅栏上,余光见在一片花团锦簇的热闹之中,白石藏之介匆乱地奔跑着。
“……手里又什么花花草草?”你眼尖地发现他手里捧着什么,护在怀里,小心翼翼地以致不让植物被风折断。
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你看向山间,一袭婚纱的姐姐手挽着未婚夫,笑容甜蜜地看着镜头,众人环绕,鲜花拥簇。
大脑开始放空。
……小藏的发色像是丁子茶呢,很容易害羞,刚见面连话都说不好。熟了之后也好过分,总是喜欢带人去看一些毒草。啊——还有他那只名字超长的独角仙。
你开始胡思乱想,不忘对白石作着结论。
四天宝寺一群人做调查的时候。小藏荣幸获...

网王-当你与他告别

1.立海大.丸井文太
树荫全然不能挡住日头,时钟上的指针把细细的蝉声连起来,吱呀,吱呀..…
门口风铃的声音撞进来,来人自然地和你打招呼:“呦西,下午好!“
阳光有些太刺眼了。你干涩地眨眨眼,又若无其事地看着指针一圈圈地转动。
丸井文太没有在意你今天的沉默,俯下身看着玻璃柜里的蛋糕,少年的红发和举止尽显与夏日相配的活泼。
“啊......草莓蛋糕没有了呀。”他的语气活泼又遗憾,“还想着难得你在。”
他贴心地为你营造出平和的气氛,你却还是绞尽脑汁地找着话题:“你放假了?我是说,学校和社团。”
丸井伸了个懒腰:”啊..…全国大赛输了。毕业考倒还不错,直升立海大。”
他熟谂地向你眨眨眼,笑着夸耀:“这次的数学超常发...

© 鹄晌月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