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晌月江

“即使半山腰也自由且烂漫。”
各方面摆烂,杂食,热爱挖坑痛苦填坑,随缘更新,被贴贴的话真的会开心到炸烟花。

【观影体】阵营逆转(一)

国设,蓝耀世界观影红耀设定,郭嘉阵营应该都挺明显(?),all耀向(红蓝都是)


因为看完相关同人缺粮的自割腿肉,和其他老师撞梗的话真的对不起!


最近看了阿Z老师的蓝耀粮好香好香,但是一到要评论的时候就词穷社恐……



  

暧昧的反叛者,无鞘的利刃,明灭不清的日界线。不够纯粹,太过危险。  
  
  
  
“这是什么?”阿尔弗雷德一走进会议室就看到自己桌上摆放着一本书,他拧着眉看向会议室的众人,并不意外地没有看见某个人。  
  
亚瑟祖母绿色的眼眸轻描淡写地掠过书封上的几个大字——“阵营逆转”,红蓝杂糅的色彩搭配让他不感兴趣地移开了眼。  
  
绅士端起茶轻抿了一口,热腾腾的红茶让他舒展了眉眼。  
  
  
陆陆续续人员都到齐了,会议室的座位仍有一处空置,坐在他对面的弗朗西斯将一切情绪掩藏在笑意之下,而伊利亚已经面露不耐。  
  
金铃碰撞的标志性脆响从门外的走廊尽处传来,冰凉器具的声音伴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人未至声先到。  
  
  
“看来是我来的凑巧。”  
  
费里西安诺刚刚落座,王耀便出现在门口。  
  
黑色的长发松松散散扎在胸前,较琥珀色而言更偏向冰冷的金色的眼眸弯起,打量着费里西安诺身上崭新的军装。  
  
带着凉意的手指擦过他的脖颈,借着肩膀的力身体前倾,他注视着费里西安诺明亮的棕色瞳仁,似乎看见在意/大/利点燃的红色信仰,笑意愈发明媚。  
  
“啊呀,小费里。”  
  
他其实没用多大力,手下的肌肉却是能明显感知到的僵硬,王耀语调冰冰凉凉的,含着轻飘飘的笑意。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王耀,”伊利亚蹙着眉,打断他,“会议要开始了。”  
  
“啊呀,抱歉抱歉。”他毫无诚意地道了歉,拉开阿尔弗雷德旁边的椅子坐下。  
  
  
“早安,弗雷迪。”目光扫过桌上那本古怪的书,他微扬起眉,笑道,“你的书不错。”  
  
“不是你送hero的?”阿尔弗雷德反问。  
  
“哦,当然不。”王耀向旁边微倾身体,坐在另一边的亚瑟便解下他只扎了两圈的宝石蓝发带,手指在乌黑的发丝间纠缠,多少系了个齐整的发型。  
  
“假正经。”王耀笑他,转头又看向那本书,“我挺喜欢它的颜色。”  
  
  
弗朗西斯闻言挑眉,正眼瞧了它一眼。红与蓝的色彩搭配让他下意识地联想到什么,他屈屈眼,懒散地靠在椅背上,仍用余光观察着王耀带笑的脸庞。  
  
“奇怪的搭配,不是吗?”  
  
  
弗朗西斯在心里默默补充——像是王耀。  
  
  
王耀从来都不是阵营对抗中的蓝营忠实支持者,他可以在某天阳光正好的午后拉着阿尔弗雷德在金钱场恣意放肆纸迷金醉,也可以像今天一样对着名义上新的对手巧言欢笑,又在第二天的闪光灯下似笑非笑讽刺伊利亚家的新政策。  
  

暧昧的反叛者,无鞘的利刃,明灭不清的日界线。不够纯粹,太过危险。  
  

  
“像我,不是吗?”王耀语气轻快地接过他的话头,说出未尽的话。  
  
阿尔弗雷德湛蓝的眼眸黯了黯,嘴角却扬起开朗的笑意。  
  
“是吗?”  
  
亚瑟看向这边,眼见着阿尔弗雷德的手指即将摸上那本书,眼皮不安地跳了一下,他开口:“阿尔,等等……”  
  
  
来不及了——  
  
白光亮起的瞬间,从来没晕车过的柯克兰先生骂了句粗口。  
  
——该死的迟到的魔法预感。  
  
  
亚瑟醒来的时候发现会议室的人一个没少,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唯有王耀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空间。  
  
王耀问:“亚瑟,你的新魔法?”  
  
感受到众人纷纷看过来的目光,亚瑟慎重地握紧手中的魔法棒,面无表情地答:“不是。”  
  
  
他们面前的大屏幕忽然亮起几个大字,伴随而来的是不知哪处传来的机械音。  
  
“欢迎观看——阵营逆转。”  
  
——那本书,他们率先想到。  
  
  
“真有趣。”王耀笑出声,找了把舒适的椅子随意坐下。  
  
迎着众人各异的目光,他笑笑道:  
  
“既来之,则安之。”  
  
“各位,就让我们好好享受这份特殊的礼物吧。”

评论(67)
热度(2257)
  1. 共2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鹄晌月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