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晌月江

“即使半山腰也自由且烂漫。”
各方面摆烂,杂食,热爱挖坑痛苦填坑,随缘更新,被贴贴的话真的会开心到炸烟花。

【All耀】动物幼儿园

预警预警预警!!!

是同学的点梗,极其ooc的沙雕雷文,一发完,刚写出来的时候我都觉得没脸发出去,但是真的挺开心的()

如题,普设,黑塔幼儿园,all耀汤底,主好茶,但是非典型动物。梗全部来源于生活和网络,看个开心就好。


点梗中很奇怪的设定:包菜狗耀×小白鲨米×绿皮鲨眉×白天鹅仏×小熊露。


可以接受并且不打骂厨子的话↓




1.


伊利亚老师带回来一坨绿色的“东西”。

阿尔弗雷德——刚刚从游泳池里冒出来,湿漉漉的小白鲨,用还没变回来的鱼翅戳了一下泳池旁蹲着的小熊。

“你哥为什么抱了颗包菜回来?”

“那是包菜狗,不知道是玩偶还是以后的同学。”伊万纠正道。


阿尔那少年老成的表哥——亚瑟·柯克兰,趴在岸边的梯子上,墨绿色的鱼尾在水中扬起漂亮的水花。亚瑟翠色的眼睛狐疑地看着一本正经解释的小熊,发出质疑:“我们真的会有包菜狗这种奇怪的同类吗?”


弗朗西斯抖了抖身子,把天鹅翅膀上的水珠甩开后,动作温柔地把亚瑟金色的脑袋按回水中。

“谁知道呢?哥哥在见到小亚瑟前,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绿皮的鲨鱼。”



2.


黑塔幼儿园的四个小霸王独占了那只新来的包菜狗。


亚瑟从厨房抱了颗卷心菜放在旁边,认真比对:“这真的不是卷心菜吗?”

“包菜才不是卷心菜,小亚瑟难道分不清吗?”常年享有厨房使用权的小天鹅嘲笑道。

“……做甜点也用不到蔬菜。”


阿尔弗雷德好奇地用手指戳了戳包菜狗两边鼓鼓的腮帮:“如果是要最近化形的话,那他的年纪未免也太小了。”

伊利亚不放心地警告:“你到时候可不能欺负小家伙。”

小英雄信心满满地挺起胸脯,保证:“才不会,我一定会成为合格的hero的!”


路过的伊万语调凉凉,泼了句冷水。

“你不要鱼尾一甩就把人拍池里去了。”



3.


“亚蒂,你来看。”

阿尔弗雷德一脸纯良地掀起了包菜狗的菜叶头发,“他的耳朵也是菜叶样子的诶。”


弗朗西斯拍开他在人家发际线上作害的手,自己接过包菜狗就像给娃娃穿衣打扮一样给套上一件……狗式小洋裙,并在裙子被脱下来前眼疾手快地拍了几张照。

伊万对这群人当中最年长的天鹅的恶趣味表示无语。

“你就看他化形以后打不打你吧,伊利亚说他化形的话,可能是男孩。”


亚瑟环着双臂站在一旁看,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幼稚鬼,多大人了还玩。”

小天鹅张扬地笑起来:“如果化形了呢?小亚瑟难道不想和他一起玩吗?”

金发碧眼的小朋友别开脸,不自觉绷紧了声线,音调拔高。

“才不要——”



4.


费里西安诺问他身旁的马修:

“他们也对你的熊这么热情过吗?”

马修小朋友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四个人对那只包菜狗做的事,默默缩紧了手臂。

“还是别了吧。”



5.


亚瑟·柯克兰有梦游的习惯。


熄灯以后,本来在自家表弟的呼噜声多年侵扰下已经习惯了的亚瑟,忽然闭着眼睛轻手轻脚地爬下床,一路摸到包菜狗的窝里,在双手感受到柔软的触感后,心满意足地抱着回到床边。

他躺回床上,嘴里仍含糊不清地呓语:

“化形了也不准不和我玩……”


邻床拱起的被窝在黑暗中频率极高地耸动着,弗朗西斯开着静音重复播放手机里的录屏,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小天鹅忍得艰难,手臂上的白色羽毛都隐隐露出。



6.


第二天,异常有活力、早起的小英雄一声惊叫,成功把大家都闹醒了。

“包菜狗,那么大一只包菜狗呢?”


亚瑟乌龟一样躲在被窝里,和包菜狗大眼瞪着小眼。许久,他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顺着阿尔弗雷德手指的方向,朝空荡荡的狗窝看去。

而现在,本该在狗窝躺着的包菜狗就在他被窝里。亚瑟脸上心虚的表情除了弗朗西斯没人注意到。


他把自己塞回床上。

再抱一会,待会再悄悄放回去。

柯克兰小朋友想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昨天喊的很大声的“不要”。



7.


王耀,也就是那只包菜狗,觉醒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迫和一具温热的身躯贴贴。准确来说,是他被一个人抱在怀里。

他下意识伸腿要踢,结果悲伤地发现自己目前空有意识,却还不能动。


王耀只能无奈地观察抱着自己的人,沙金色的短发,和祖母绿色的眼眸。

……等等,睡着的人为什么会睁着眼睛?

他心里咯噔一下,接下来就听见小朋友含糊不清的呓语。


哦。



8.


他不能活动的悲伤在伊万抱着他的手摸到肚皮上时达到了顶峰。

王耀在意识里悲愤地呜咽出声。

——这不是人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头!



9.


他未来的好同学又在给他改名字了。


起因是阿尔弗雷德:“包菜狗包菜狗这么叫,好像有点麻烦。”

“不然简称菜狗?”伊万提议。


亚瑟也加入了:“卷狗也行。”

弗朗西斯扶额,他不明白亚瑟为什么对卷心菜这么执着。

“小亚瑟,包菜和卷心菜真的不一样。”


不能说话的王耀:请尊重我的品种,谢谢。



10.


在所有人的日思夜想下,王耀终于化形了。

——在一个很尴尬的时间和地点。


那天,进来见大家起床的伊利亚老师发现亚瑟的被窝多拱起了鼓鼓的一团。

“亚瑟,你床里藏了什么?”

早起洗漱的弗朗西斯闻言,颇感兴趣地从卫生间探出头。

小亚瑟终于要被发现了吗?


亚瑟刚被叫醒,脑袋还是懵的,一抬头对上好几双眼睛,吓了一跳。听到伊利亚的问题,他手比脑子快地掀开了被子。


亚瑟蒙了,伊利亚蒙了,来看热闹的弗朗西斯、伊万和阿尔弗雷德也蒙了。

“哇哦,亚蒂。”小英雄发出干巴巴的感慨,“原来每天早上都失踪的包菜狗是被你抱走了呀。”


亚瑟的床上,化形化到一半,耳朵和尾巴还没变过来的王耀被生生吓住了。

第一次从动物化成人是没穿衣服的。弗朗西斯先一步反应过来,抓起旁边的被子就往王耀头上罩。


一片寂静中,最后是慢慢反应过来的王耀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湿漉漉的琥珀色眼睛还是恍惚的。

他选择了看上去比较靠谱的伊利亚。

“那个……能先给我那套衣服吗?”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亚瑟涨红了脸。



11.


当天晚上王耀抱着被窝来找亚瑟。

“伊利亚老师说我的床位还没安排好。”

“那为什么找我啊?”亚瑟在一众小朋友的注视下又羞又恼。


王耀神情天然无辜:“有什么关系嘛,这里面我就只和你睡过。”

亚瑟下意识觉得这话有毛病,想想又确实是这个道理。

他往里翻了个身,通红的脸蛋埋在被窝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哦,那你上来吧。”


——————————


srds写得确实很开心。

隐藏结局是沙雕成长后续。

还有就是,写着写着,sir!抢笔!

评论(26)
热度(419)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鹄晌月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