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晌月江

“即使半山腰也自由且烂漫。”
各方面摆烂,杂食,热爱挖坑痛苦填坑,随缘更新,被贴贴的话真的会开心到炸烟花。

【all耀】末世异闻录(一)

被学习无情摧残的课余摸鱼产物,很潦草无文笔无逻辑,写着自己开心。

all耀,内容应该和标题没啥联系,末世背景,但不会有太多像魔法一样的异能描写(因为我不会?)

轻微成长流,应该有竹马天降,以及成熟靠谱的大人(),无大纲且本人口味苏爽狗血恶俗,慎入轻捶(求生欲点满)本章主金钱,埋一点伏笔。

ooc且没有文风这东西,总之大家食用愉快!



王耀是从一片坍塌的废墟中捡到阿尔弗雷德的。


灰白的水泥墙,或浅或深渗入褐色的血迹,曾经鲜活的向日葵墙画碎成几片,各种鲜艳的色彩杂糅在一起却是给人别样的讽刺,大而明亮的黄色圆盘夺目刺眼。

显然,一群活死人——或者说是那种电视里的丧尸,就在刚才浩浩荡荡地经临这里,撕咬、渴饮,就像从人们口中听到的一般,死亡者血肉模糊,白骨露野,幸存者理智尽失,六亲不认。

最初步的判断——没有理智可言,具有最原始的攻击性和极强的感染性。王耀垂眸,拢了拢肩颈上米白色的围巾。他比谁都更清晰地意识到,丧尸也在飞速地进化,甚至于,与人类几乎无差。

能勉强看作是这个异化的世界的补偿的,大概是原本的普通人有部分能得到不同方面的强化。



坍塌的石块虚虚掩着一个人的衣角,王耀站在几米远的地方环视四周,粗略地判断:或许更糟糕。

墙角扯裂的断肢已至青白,至今未松开的“手”还紧紧扯着一块模糊的血肉,在静得惊人的环境一滴一滴淌下黄绿色的液体。这显然已经不能称之为丧尸与人类之间的战争了——两批、或者更多的高级丧尸曾在这里交战。

这样的情形,他在其中起了怎么样的作用?眼睫在琥珀色的瞳孔前洒下一片轻颤的鸦青,王耀忍不住攥紧手心的围巾。


确定那人没有异化的现象后,王耀挑拣着没有那些痕迹的地方走上前,蹲在那人前方。

一个小少爷……怎么跑到这来的?目光扫过露出的一块价值不菲的衣料,疑惑了一瞬。

伸手拂开上面一些小的碎石块,于是那人露出来的一根呆毛就显得尤为瞩目……居然没被压塌。

王耀的心情莫名好了些,或许是那根呆毛着实像一根富有生命力的豆芽,唇角微微翘起,他有点恶趣味地伸手揪了一把。

“你还活着吗?”


面前的石堆显得尤为惊愕地抖动了一下,里面传来的声音由于密闭的空间显得闷闷的,却是格外气恼。

王耀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果不其然,下一刻,或大或小的石块訇然在四周排散开,里面龇牙咧嘴的少年顶着一头灰扑扑的金发由匍匐的姿势慢慢支撑起来。

“你这个人!居然揪我的头发……不对,你怎么摸到hero的?”

……果然是装死。


金发蓝眼的小少爷,阿尔弗雷德感觉不对劲。

他的能力是隔离空间,按理说别人察觉不到他更摸不到他,缺点是不能移动,所以阿尔弗雷德才在这趴了很久。

但是、现在……

阿尔弗雷德狐疑地抬眼看身边人。

眼前人有着稚嫩的面容,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漂亮的琥珀色眼眸盈着浅淡的笑意。他全身上下也没有干净到哪去,脖子上围着的围巾却怪异的干净。

就刚才的观察而言,他似乎也对这很熟悉。

……这样的人,在这种地方,太奇怪了。


不行!就连亚蒂也没有揪过他的头发!

阿尔弗雷德回过神,忍不住磨了磨牙:“我说,你不拉我起来吗?”

王耀明意地伸出手,正拉着他要站起来,哪知身上的气力忽然一沉,两个人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

“……”


啧,这人怎么这么重。

“你要起来了吗?”

那双湛蓝色的眼睛肉眼可见的,心虚地左右瞟动,王耀甚至乐观地庆幸小少爷能减小了音量。

“咳……那个,我趴了那么久,腿麻了嘛。”



他们俩最后是以乌龟翻身的姿势起来的。

两个人身上都灰扑扑的一片,得亏在刚才的大动作中没有受伤。王耀也不知道这小少爷是怎么处在这样的环境还心安理得地瘫坐在地上的。

阿尔弗雷德坐在地上,忽然直起身眯着眼向他笑起来,澄净的蓝色眼眸映亮头顶灰蒙蒙的天空。

“我叫阿尔弗雷德。”

王耀一面留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正检查着自己身上的痕迹,听到后手下动作微顿,他轻敛下眼。

“王耀。”


他们的相遇实在说不上美好,在这样一个纷扰的世界,在这么一个充斥着不堪回忆的地方,周围是潮湿而血腥的空气,他们的结交草率又显得那么可贵。


阿尔弗雷德继续问:“你知道这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吗?”

王耀唇角弯起,笑意极浅极淡。

“没有。”

于他而言或许安全,阿尔弗雷德可不一定。


“那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吗?”

阿尔弗雷德环望四周,发自内心地感到迷茫。天可怜见,他也不明白那群人是怎么在什么也看不见的荒郊野外,找到这么一个破地方把他扔下的。

就这么待在这,阿尔弗雷德可不确定,是亚瑟先找到他,还是丧尸先把他咬死了。

“你要找人?有联系工具吗?”王耀把他拉起来,“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完好的信号网。”

没有理智的丧尸肆无忌惮地破坏,这里好歹曾经作为一个研究所,留有一个被保护起来的发送接收站。

“有,那我们走吧。”

“……你是真的不怕我把你拉去喂丧尸。”

“那我就拉着你给我陪葬。”

“开玩笑的,没有那么丧心病狂。”阿尔弗雷德笑着把他向前推,“走吧走吧,当我的小hero。”

不同于亚瑟的精明算计,他的表弟总是更偏向于直觉系。就像现在,他想:至少他很乐意牵住王耀的手。


“车来了。”王耀眯起眼看,在他眼中清晰可见的车辆在阿尔弗雷德眼中只是一个黑点,阿尔弗雷德垂眸看见王耀蹙起的眉头,“是装甲车。”

王耀正要踮起脚尖再看得清楚一点,耳边忽然感受到温热的触感,他微微偏头,抬眼,是阿尔弗雷德捂住了他的耳朵。

车辆行驶得很快,就连阿尔弗雷德也能看到大致的轮廓了,正朝他们这鸣笛,阿尔弗雷德却垂下眼,低低的笑起来。

少年并着的手打开一条狭小的缝隙,阿尔弗雷德的身材较他更为高大,他俯下身,低沉的声音从外面钻进来。

“王耀,耀。”

“和我走吧。”


车上走下来的人有着沙金色的头发,祖母绿色的眼眸无波无澜,平静地叫了一声“阿尔弗雷德”。

王耀循声看过去,那大抵就是阿尔弗雷德口中一直念叨着的表兄,他下意识地追寻那一抹翠色,鲜活的色彩映在视网膜上,在这一片灰暗的色调里像是沙漠里的一片绿洲。

他听见郊野猎猎的风声,周遭的呼吸与心跳,不远处两人的交谈声,喧嚣躁动,是他自己的不安。


王耀回头,却再也看不见残缺的向日葵,坍塌的废墟,他低低告了声“再见”,叫道:“阿尔弗雷德!”

他终于有些轻松地弯了弯眼眸,展现出这个年纪应有的活力来。

“带我走吧。”

阿尔弗雷德回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朝他走来。

他要带他的hero回家啦。

评论(15)
热度(81)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鹄晌月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