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晌月江

“即使半山腰也自由且烂漫。”
各方面摆烂,杂食,热爱挖坑痛苦填坑,随缘更新,被贴贴的话真的会开心到炸烟花。

非典型王少爷生存指南(上)

心血来潮的产物,OOC预警。 
 

自己也不知道的文体,狗血玛丽苏完事,本章好茶含量高。


ABOall耀,不太会标tag,文笔渣逻辑死别敲我。可以的话gogogo!
 

全文1w+完,下文 走这里。


1.  


在任何人眼里,王耀都毋庸置疑是个omega。  


王耀爱哭,也总是哭。  


但他只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哭,静静的,把声音往咽喉里挤,只余眼尾泛红的一抹颜色。  


  
2.  


西城王家在上流圈子里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还是依靠王耀争取来的。

  
王家在十几年前已然要被排挤出圈,素来的嚣张作风更是让许多家族冷眼旁观看笑话。  


王家掌权人不太清醒的脑子指使他做出了一件让整个圈子耻笑的决定,后来却被称为他几十年来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依靠omega的社交优势来挽留一个危在旦夕的家族。  


据说王耀是王夫人从旁系抱养回来的,当时他还未分化,但身边的人都断定他会是一个omega。  
温顺,漂亮,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3.  


王耀被王家送往温斯顿学校的时候,在他分化的前一年。  


上流社会的家族对彼此都知根知底,自然看不起王耀,他初来的那段日子很不好过。  


柯克兰、琼斯这些大家族冷眼旁观,昔日等同地位的乐于落井下石。  


可王耀在人前只是笑,生得过于漂亮的小少年行为举止都礼貌得体,他像开在沙地里一支伶仃的玫瑰。  


回到所谓的家后,他还得应付王夫人的盘问,认识了什么人,关系发展如何。  


真累……我想濠镜了。  


他在注射完一支药剂后,倦怠地蜷在窗台上。  


  
4.  


亚瑟·柯克兰是偶然遇上王耀的。  

这里可以说是温斯顿最偏僻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从外面落了锁。一方天台,一浓荫蔽日,一半日光炙烤。  

他推门而入时,王耀正无遮无挡地站在日光下,自上而下可以看见温斯顿最喧哗热闹的一片区域。  

见到他来,王耀似乎有些惊异。  

“柯克兰先生。”他这么叫亚瑟,这让亚瑟想起父亲在生意场上的称呼。  

翠色的眼眸自阴影处微抬,王耀琥珀色的眼睛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出琉璃般的光彩,聚焦的那一点黑色在其中像是扑进火光里的飞蛾。  

王家的传闻柯克兰小少爷没少听,也没在意过。可这时候各种各样的言论掠过脑海,亚瑟·柯克兰却想到——  

真奇怪。我知道他或许别有用心,可我依旧觉得他干干净净。  
 

 
5.  


他们那天再也没有其他的对话,鬼使神差地,第二天午休的时候,亚瑟打发了阿尔弗雷德,再次来到这里。  


他又遇上了王耀。手里捏着诗集,当他看见王耀站在阳光下时,亚瑟不想承认他险些掉头逃跑。  
小少爷也不想承认他是有些开心的。  


  
6.  


他们二人独处时王耀其实很安静,阳光和阴影几乎是两个世界。亚瑟在阴影处读书,王耀则总是俯视着温斯顿的一方,泾渭分明。  


所以当亚瑟看到王耀在树荫下几近昏睡时,他动作一顿,站在原地思考了足有十秒。亚瑟最后选择坐在王耀旁边。  


……谁会选择在阳光下看书啊。  


  
7.  


热……很热。  


王耀半梦半醒地感知身体里不断涌上来的热流和对某种事物的渴求,他知道这是自己注射那种药剂的后果,催熟。  


临近自己的分化期,王家更是紧张,王夫人给他的剂量从一天一支变成了一天两支。  


他不可能在拥挤的人群中度过这段时间,连午饭也没吃就跑来了这里。阴影只是心理作用下聊胜于无的安慰。  


听到开门的声音,王耀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看见他几日来已然熟悉的那抹翠色。从未如此期待过,如同在沙漠中寻求绿洲的旅人。  


一个已经分化完成的alpha,和一个将要分化成omega的人。  


“王耀。”他听见亚瑟·柯克兰无波无澜的声音,无端听出些迟疑。  


“你……在分化?”  


  
8.  


不对劲,很不对劲。  


亚瑟那浓重的眉毛紧蹙,思索着自己曾经上过的生理课知识。正常人在分化前是没有发.情.热的现象的,也无法感受别人的信息素。  


“……那可能是我不太正常。”王耀只能苦笑。  


肉眼可见的是王耀确实难受极了,面色潮红,良好的视力让亚瑟看见王耀皮肤细小的绒毛尖都挂着晶透的汗珠。  


王耀没再说话,亚瑟坐在旁边心不在焉地翻着书。Alpha在对方没有信息素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不受干扰,可他总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王耀。  


“……柯克兰先生。”王耀最后这么叫他,于是接下来的话也带了交易的意味。他贴在脸上的额发都已濡湿,纯善柔和的眼部线条在眼尾的殷红映衬下却带了那么几分情.色。  


“你帮帮我,怎么样?”  


他这话说得果断坦然,亚瑟·柯克兰也忍不住站在交易得失的角度想下去。视线悄然无声地扫过书页上的文字,亚瑟问。  


“那我能得到什么,王耀?”亚瑟叫他的名字。他能有什么?王耀卡壳了,亚瑟无声弯了弯唇。  


小少爷此刻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翠色的眼眸冷静从容地注视着他。  


“王耀,他们说你是王家的玫瑰。”盛开在荒芜,脆弱美丽、孤立无依的希望,“可我想要的是一支只属于我的玫瑰。”  


王耀从臂弯里抬起头,他静静观察着亚瑟的神态,勉力微笑着,声音有些暗哑。  


“王家想让我成为西城的玫瑰。”  


亚瑟虽然是柯克兰家族明定的继承人,但他们不会允许亚瑟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插手另一个家族的事务。  


“……那我帮你。”半晌,他听到亚瑟声线平稳地作出决定,“王耀,你会是西城最独一无二的玫瑰。”  


你会是西城最独一无二的玫瑰,可在此之前,你属于我,在最后,你也会属于我。  


红茶味的信息素一瞬间席卷而来,亚瑟用恰到好处的力度掐住他的下巴,冰凉的吻印上来。  


亚瑟的唇掠过他的额头和鼻尖,吻去他额发和眼睛里的湿润,最后深入口腔,满是红茶加糖加奶后甜腻的气息。  


王耀觉得自己要被这该死的发.情.热给烧没了,他强撑到现在已经意识不清,手抓皱了小少爷的高定西装,青涩地被亚瑟引领着换气,本能地寻求来之不易的缓解。  


他听见亚瑟说。  


“现在,王耀。”  


“叫我亚瑟。”  
  


9.  


亚瑟·柯克兰温斯顿闻名的有两点,龟毛和绅士。  


至少在遇见王耀之前,他是拒绝在天台这种地方喝红茶的。  


而后者……几天发.情.热下来王耀身上极具标志性的浓郁的红茶香,甚至都为阿尔弗雷德所知晓。  


英伦小少爷的吻又深又重,分明王耀才是特殊时期的那一个,亚瑟却极具占有欲地让红茶的香味沾满他的全身,细密的红痕隐藏在湿透衣衫下。  
亚瑟很喜欢把王耀逗弄哭。  


“耀耀哭起来很好看。”他俯下身亲吻王耀湿漉漉的眉眼。  


……王耀想,亚瑟的绅士风度应该只限于人前。  


  
10.  


阿尔弗雷德在连续几天被亚瑟敷衍打发后,找上了天台。  


此前亚瑟还在对王耀的入学考试挑剔,他闯进来的时候,亚瑟已经轻描淡写地放下手里的红茶,挑眉看向自家表弟。  


“书借我看看?”王耀拿起桌上的一本书,亚瑟扫了眼书封,勉为其难地点了头。  


阿尔弗雷德还在,给他留点面子。亚瑟这么想。


“亚蒂,男朋友?”阿尔笑嘻嘻地问,冲着他挤眉弄眼。  


“Boyfriend?”亚瑟用英伦腔把这单词念出微妙的语调,似乎是被取悦到了,他无声无息地看了眼正埋在书里无知无觉的少年,笑了起来。  


他凑近阿尔弗雷德,低声说道,“Boyfriend,maybe.”  


  
11.  


众所周知,温斯顿是所不走寻常路的贵族学校。考试,排名,分班,比重点中学还要素齐全。  


每次考试第一常年被亚瑟·柯克兰占据,弗朗西斯在第二稳稳当当地坐着,最常变化的是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第三第四的位置。  


琼斯和布拉金斯基都靠军.火生意起家,两家掌权人向来不对付,延伸到继承人身上也是如此,两个人非要在成绩排名这事上整个前后。  


而现在,阿尔弗雷德看着贴出来的排名眼皮直跳。  


弗朗西斯之后,按顺序是王耀,阿尔弗雷德,伊万。  


他赢了伊万,但是美利坚甜心笑不出来。第三,那么大个第三,没了。  


美利坚甜心苦着脸,自欺欺人地看向他的表哥:“亚蒂,我亲爱的。”  


“你不厚道,你给男朋友补习不给你的亲亲表弟开小灶!”  


亚瑟并不想安慰他发疯的表弟。  


“有没有可能,阿尔。”  


“我只给他提供了几本书,是你的脑子被碳酸饮料给淹了。”  


美利坚甜心委屈得能听到脑子里咕噜噜的气泡声。  


“……我不管,你们下次补习带我一个。”  


  
12.  


站在排名表另一侧的伊万倒是心情不错,目光从王耀这个排在他和阿尔前面的名字转移到亚瑟身边的真人上。  


王耀看见面容柔软的斯拉夫人在亚瑟看不到的角度弯起紫罗兰色的眼睛,明目张胆地冲着他笑。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伊万想,反正阿尔弗雷德更激动,他气什么。  


  
13.  


王耀一战成名,没人会再觉得他是个美丽废物。  
不管是因为他和亚瑟的亲昵,还是他表现出的优异成绩,他在温斯顿的生活轻松了不少。  


……就是这天台变得过于拥挤了。  


他看着少有的不冷静的亚瑟,默默推过去一杯红茶。  


“小亚瑟,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喝红茶吗?”弗朗西斯推门进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正在对方的练习册上画画没搭理他,桌子上可乐和汉堡的包装横七竖八的摆着,王耀一如既往地站在光下,听到声音望过来,亚瑟放下了杯子。  


“弗朗西斯,”他声音里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我怎么不知道今天这里有团建活动。”  


“啊呀啊呀,哥哥又不是来找你的。来看看最近出名的小美人而已。”  


弗朗西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王耀,临近分化的年纪,少年此刻已经显示出一种锋芒毕露的美丽,又到底不是从小被作为omega培养,他笑起来眉眼间是一种青涩的风情。

  
蓝紫色的眼眸微敛,他声音很轻:“王家这回倒是没说错。”  


只有玫瑰,与他相称。  


亚瑟挑眉:“Of course he is, but he belongs to me.”  
他属于我。  


弗朗西斯笑得意味不明,他反问道,  


“是吗?”  
  


14.  


这段日子可以说是王耀几年来最放松的一段时光。他顺势认识了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安东尼奥一群人。  


午休和亚瑟一起看书,树荫蝉鸣夏日长。午后是安东尼奥带他去划船,或者和费里西安诺画画,把颜料溅到彼此身上再笑着抹去,留下眼尾或浅或深的痕迹。阿尔弗雷德带他翻出学校的墙去拍日落,半路遇到了拿着水管的伊万被威胁着一道,阿尔带了两个相机,却总有一个藏着掩着不让他看。  


伊万有一次抢过来了,王耀好奇里面是什么,他眯起眼笑道:“是比日落还美的风景。”  


他险些忘记这是温斯顿,这里是西城。  


而他是作为王家的王耀而活着。  


  
15.  


所有人,包括王耀都觉得他会分化成omega。王家甚至为了保障这一点给他注射了大量催熟的药剂。  


可他最后偏偏分化成了beta。  


拿到检验单的时候王耀手忍不住地颤抖,他倚在病房的门上,隐隐约约听到的几个字眼足以让他想象出全部。  


“王家……还有一个未分化的孩子。”  


“叫王濠镜。”  


冷汗一滴一滴地沿着脊椎骨往下渗,王耀记得他那天不停地敲打着门,一道锁隔开两个世界。他刚被接到王家面对那些事时都没有那么狼狈过,刚分化完的beta面色虚白地跪坐在地上,呜咽着从喉间一字一句地挤出话来。  


“王夫人……母亲,不要。”  


“我可以的,我会听话的!不能再把濠镜接过来!”  


隔着一扇门,王耀竭尽全力想阐明自己的价值,他最后仰面看着打开的门,已经麻木。  


他说:“我可以继续注射那种药剂。”  


  
16.  


记忆的最后是王夫人爱怜地抚摸着他的额头。  


“耀耀,你要听话。”她说。  
  
17.  


医生说,他会是一个介于beta和omega之间的产物。更加不规律,更不可控,生理期紊乱,生命不可估。  


但王家说:“足够了。”  


王耀也笑着点头:“已经足够了。”
   

TBC.

评论(6)
热度(251)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鹄晌月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