鹄晌月江

“即使半山腰也自由且烂漫。”
各方面摆烂,杂食,热爱挖坑痛苦填坑,随缘更新,被贴贴的话真的会开心到炸烟花。

【观影体】阵营逆转(十一)

国设,蓝耀世界观影红耀设定,私设很多,all耀向,本章蓝耀含量极少。

 

因为看完相关同人缺粮的自割腿肉,和其他老师撞梗的话真的对不起!笔力不足且必然ooc致歉。

 

好多预想的画面没写到,预告:下一章是红蓝耀世界的冷战。

 

 

 

青山有幸埋忠骨。

只是他依旧希望,有朝一日,千千万万个“他”,能够马革裹尸还。

 

 

 

没有人觉得王耀打得赢,就像是五十几年前没有人觉得他会输。

一个百废待兴的新生国/家,他们都认为王耀会淹没在阿尔弗雷德的军/火洪流中。

 

 

【北方的伊利亚送来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优劣并存。但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的确解了当时尚不能自主生产的王耀的燃眉之急。

 

他们并没有在战场看到伊利亚本人和他的家人,有战士不免心情低落,站在身后的人拍了拍他的肩。年轻的战士回头,看着那人陌生的面孔,与他一样穿着军装,试着手里的武器。

 

那人眉目是淡然清冷的,又比这凛冽的冰雪温和,安慰他:“已经足够了。”

手里的武器拉不开枪栓,王耀心知肚明,只是他到底活了太久,回想起几十年前的和会与条约,他的王鲁,再到如今,是东北的孩子,倒是没了期望被打碎的坠落感。

 

他舒展开眉眼,说话时在冰冷的空气中哈出一口热气。

“不必失望,不必懊恼。”

“不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否则一切都会成为虚妄。”

 

伊利亚和阿尔弗雷德拉扯得太紧,无法打破僵局,王耀清楚,再进一步他或许会更轻松,然而最终结果是无路可退。他感激伊利亚的帮助,也绝不可能让他迈出下一步。

他知道那是穿过木偶手臂的引线,或许能够躲避一时的危险,但王耀不允许自己那样,就像如今的本田菊之于阿尔弗雷德。

 

“不要把尊严立于他人的博弈之上。”】

 

 

阿尔弗雷德身子微微前倾,镜片后弯着的蓝色眼睛全无笑意。

 

他心中隐隐不安,在最初王耀和亚瑟两人最是声势浩荡的时候,他可是听过不少王耀家的传奇故事,那是他们曾经的英雄。而现在呢,他们还会有英雄吗?

 

记忆中的人和眼前屏幕上的脸庞隐隐重合在一起,阿尔弗雷德生涩地眨了眨眼。

……啊,该说真是相像的傲慢吗?

 

 

弗朗西斯揣摩着视频的内容,嘴角的笑容淡了淡。旁观者清这句话说得倒是没错,伊利亚的路……已经有点走偏了。

 

 

【相比于阿尔弗雷德那优渥的条件,王耀的情况实在说不上好。他们缩进矿洞坑道,或是山洞,生活不见天日,潮湿的空间,“滴答滴答”的渗水声。山洞顶部的小块岩石被震落,外面是敌机在不停地轰炸扫射。

 

风湿、夜盲,劣质的空气,有人昏厥过去。

“挺住啊,要挺住啊。”布料细细碎碎摩擦的声音,有人坐在他们旁边低声说道,“我们还要一起回家呢。”

 

阿尔那边甚至放话,打完就回家过圣诞。王黑听到时气笑了,咬着布包扎伤口的动作都用力了些:“我看他们是连明年的圣诞节也过不了。”

 

外面的声音静了下来,侦察员回来,说:“他们都回去了。”又过了几个钟头,暗沉的山洞里,一瞬间无数双眼睛亮起,为首的人下了命令:“反攻!”

洞外,连绵起伏的山在黑幕笼罩下也是乌压压的一片。军队徒步翻越雪山,连夜穿行满是积雪的陡滑山路。】

 

 

黑夜行军,出其不意。

 

【本田菊】大概是深有体会,但【阿尔弗雷德】定是没有的,他真正与【王耀】交手的次数并不多。

 

 

【陪他们一起前进的还有记者。昼夜不停地奔波,王耀随他们一路走来,在光亮下也看清了——布满大炸/弹坑的稻田,炸裂的冰棱,黑压压一片忙碌的身影,挥锄、挑土、扛土袋。

 

一笔一划,不朽的文记不朽的名。

 

是以身躯挡住枪眼的毅然,是只身葬于火海的悲壮。没有人在尸体面前停留,所有人都在继续勇敢前进,有人跌进雪下坚硬的岩石,就有人从白茫茫的世界中挺身而出。他们说着青山有幸埋忠骨,王耀往回看,却只能在心里祝愿,雪下冰冷的身躯能够马革裹尸还。

 

“他们应该被记住姓名。”】

 

 

【我】是幸运的。

王耀默不作声,想着:那是和如今的自己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

 

但王耀并不感到可惜。他扫视着周围一直以来都很沉默的空间,尝试地在心中试探后,唇角微翘。

——啊啊,既然是这样的话,有机会就要见一面咯。

 

我期待着。

 

 

【王耀打得不体面,阿尔弗雷德也实在狼狈。

他们之间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僵持不下。阿尔弗雷德不禁回想起上次,他和亚瑟坐在王耀家里,彼此间假笑着虚与委蛇,言笑晏晏勾心斗角。

王耀这回更不客气:“阿尔弗雷德,退回去。”

 

舌尖漫上淡淡的血腥味,铁锈一般,阿尔弗雷德此刻再也维持不住那副示人的假面。他总是一副无辜开朗的面孔在各项协议中讨着好,宣扬自己的英雄主义,亚瑟受制于人无可奈何,弗朗西斯维持着表面和谐敛下满心不甘,曾经的斯捷潘也算与他狼狈为奸,而如今的伊利亚是针锋相对。

 

唯有王耀,唯有他。

 

王耀曾在他初次上门时斥走亚瑟的船只,琥珀色的眼睛俯视着新生国/家阳光的笑容。啊啊,那之后呢?他们的再见实在是不光彩的,阿尔弗雷德充当偏袒的调停者,王耀从满目疮痍的家园赶来时他们四目相撞。

 

“阿尔弗雷德。”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的温度慢慢冷却下来,刻板的发音,他叫道。

 

 

“那么,阿尔?”

“阿尔弗雷德。”

“你带我出去吧,阿尔弗雷德。”

“我永远记得。”

“我怎么能够相信你。”

“阿尔弗雷德,而死亡也不得统治万物。”

“没必要,阿尔弗雷德。我走好我的路,不需要外人参与。”

“阿尔弗雷德,退回去。”

 

温和的,淡漠的,愤怒的,喟叹一般的。

 

或许还有,他走下飞机,风卷着树叶刮过王耀的发梢,东方人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发丝凌乱,那双眼睛却比他见过的任何时候都明亮。

王耀的声音带着笑:“好吧,阿尔,这时候你确实算是英雄。”

 

“那我是你的英雄吗?”

王耀却答非所问:“你做好自己就行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并肩作战。

 

 

阿尔弗雷德回过神,对面王耀家人敌意的注视如有实质,他垂眸,实在扯不出什么笑意来。

Well——撤退吧。

他下了命令。

 

签停战协议时,王黑记着他们曾经狂妄自大的发言,他身上还有未褪尽的狠劲,眼带嘲讽:“怎么,琼斯先生,不留下来过第三个圣诞节吗?”

 

其实他最恨不得他们早早离开。】

 

 

【阿尔弗雷德】赢了吗?没有。

 

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他们再清楚不过实力悬殊的结果带给【王耀】的痛苦。

他们曾以为【王耀】不敢应战,会不战而逃,会落败,会认输。

但这都没有。

 

“无论如何,这确实堪称奇迹。”

那些人民,那些战士。

 


【一场剧幕落下,一朝红日升起。

 

王耀蹲下身,眼前的人躺在山坡上,他记得他,这人从不知道王耀这个名字,他们甚至只说过一句话。

——我们还要一起回家呢。

 

“谢谢、谢谢……”王耀低声昵喃着,手心覆上他没有合上的双眼。

青山有幸埋忠骨。

只是他依旧希望,有朝一日,千千万万个“他”,能够马革裹尸还。】

评论(414)
热度(1345)
  1. 共9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鹄晌月江 | Powered by LOFTER